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彩牛网免费资料大全 > 拜姆 >

奥巴马“言论出柜”引爆一场文化战争(组图)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拜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同性恋婚姻的“言论出柜”,如同引爆了一枚美国“政治炸弹”,震撼力奇大。

  当地时间5月9日,奥巴马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下称ABC)专访时说:“我作出了最后决定,我认为同性配偶应该能够结婚。”奥巴马的这一讲话,被美国媒体称为是奥巴马上任3年半以来令人愕然的“最大胆的举动”。这位美国历史上的首任黑人总统,再创纪录,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任时正式赞成同性恋婚姻的总统。

  所有关注美国大选的人,都能清晰地看到,奥巴马此次“言论出柜”是经过精心安排的。

  5月6日,副总统拜登在周末电视节目上公开表示,自己可以接受同性婚姻,引发媒体对此议题的广泛关注。据白宫官员称,这位平日里很少“管闲事”的副总统,随后就在椭圆形办公室内向奥巴马致歉。但奥巴马表现得非常大度,说自己并没有对此生气,而且他原本就计划在未来数周内表明自己的态度。

  无论白宫是不是在通过拜登试探公众舆情,只透露自己的立场还在“演变”当中的奥巴马,已被成功推到聚焦该议题的镁光灯下。5月8日,ABC接到白宫电话,获悉奥巴马希望安排一次特别的专访。敏锐的美国媒体立即明白其中意味:总统将给出这几天来公众一直在追问的答案。

  果不其然,在5月9日这个历史性的访问中,表情严肃的奥巴马字斟句酌、小心翼翼地表示,与家人、下属和部分同性恋军人的讨论,引发了他的思考,并“作出了最后决定”。同时,奥巴马强调,支持同性婚姻纯属个人立场,是否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应由各州自己决定。

  奥巴马又一次迅速占领美国媒体的版面。供职于《纽约时报》的知名政治记者亚当·纳古内,是一位公开的同性恋者,他在文章中将奥巴马的讲话与约翰逊总统支持民权法案相提并论。在不久前出版的《新闻周刊》上,伴随奥巴马的,不再是象征左翼意识形态的红旗飘飘,而换成了头顶上的六色彩虹光环全球同性恋权利运动的标志。

  事实上,在宗教影响力深远的美国,历届大选都无法回避同性恋、堕胎等社会伦理问题。它们的重要性和受关注度甚至超过外交议题。美国政治观察家特蕾西·拜姆在2010年出版的《奥巴马和同性恋:一场政治联姻》中指出,在奥巴马的政治生涯中,对待同性恋问题的立场一直暧昧。套用奥巴马本人的话说,其观点存在“演变”过程。

  1996年,奥巴马竞逐州议员席位,在接受当地同性恋报纸采访时,曾表明“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并反对禁止此类婚姻”。但在不久之后,奥巴马却立场有变,对媒体表示要再考虑。

  时至2004年,美国保守派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一系列反对同性婚姻的行动,谋求连任的时任总统小布什也明确迎合这一立场。而正在竞选联邦参议员的奥巴马,只好试图刻意与同性婚姻话题保持距离,以宗教信仰为由,对同性婚姻公开说“不”。但这一年开始,同性恋权益群体却开始视之为“盟友”,在财力上给予重要支持。

  2008年总统选战中,奥巴马无疑受到了来自同性恋权益组织的重要支持,但在公开场合,他仍然三缄其口。是年4月,在接受一份同性恋背景的报纸采访时,奥巴马借用自己的混血身份,巧妙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我本人就是一桩不同种族通婚的产物,我出生时在12个州都没有合法身份,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我有机会为金博士(美国著名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做顾问,我就出主意让他要求废除反异族通婚法案,因为那可能不是有利于推动进一步更广范围平等权利的最佳策略。”

  奥巴马“言论出柜”后第二天,《华盛顿邮报》回顾了过去几十年他在同性婚姻问题上的立场变化。从1996年公开支持到2004年不再支持,从2008年坚决反对再到今次的高调“言论出柜”。奥巴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几乎完全根据竞选形势的变化而变化。

  是的,这4年间的形势促成了奥巴马公开立场的转变。同性婚姻的接受程度近年来不断提升,美国政坛上,越来越多,乃至共和党政客公开承认或倾向于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美国知名民调机构盖洛普公司5月初发布的全国范围调查结果显示,调查对象中50%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48%反对。其中,接近2/3选民和57%独立人士持支持态度。2010年,著名流行歌手Lady gaga在白宫门口发表演讲,为同性恋辩护发声,甚至斥责奥巴马:“奥巴马你在听吗?”

  其实,奥巴马一直在听。在任3年多以来,他已经先后推出多项维护同性伴侣权益的措施,包括指示司法部,不再为界定婚姻存在于异性之间的《维护婚姻法案》中的有关条款辩护,废除军队中针对同性恋军人的“不问、不说”政策。

  然而,对于美国同性恋平等运动的支持者而言,这最后一层“窗纸”的捅破来之不易。

  1953年,人类性学科学研究者金西,发表了第一部以科学方法研究性的著作《人类男性性行为》。他在昆虫学中受到启发,提出人类性行为具有多样性,并通过大量研究得出一个至今惊人的论断:人类总人口中大约有10%是同性恋者。直接对主流观念提出质疑。

  金西的研究点燃了性解放的导火索。此前,同性恋是公众话题的禁忌,著作发表后,同性恋话题开始出现在一些主流刊物中,而金西教授本人,也在1953年8月24日成为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他的生活,更在2004年公映的电影《金西》中得以重述。

  但美国的司法制度仍严重歧视同性恋,其程度甚至更甚于某些华沙公约组织国家,同性恋者接吻、牵手,甚至在同性恋酒吧出现,都是被逮捕的理由。直到奥巴马出生的年代(1961年),许多社会运动发酵运作,包括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民权运动、60年代反主流文化运动及反战示威等,最终促成了同性恋者对迫害性别弱势制度的首次反抗:石墙事件。

  1969年6月28日凌晨,4个便衣警察和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进入邻近纽约市的格林尼治村中一家名为“石墙”的同性恋酒吧,像往常一样进行搜捕行动,声称要调查酒精饮料许可文件,并驱离顾客,人们忍无可忍,开始向警方投掷硬币,并取笑警察向酒吧经营者敲诈金钱的“潜规则”。

  被激怒的警察很快与在场的同性恋者发生冲突。他们开始用警棍殴打拒绝逮捕的人。一些人被送入医院,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被警方打断了两根手指。人群开始向警察投掷石块和瓶子。不久,冲突被前来增援的警察平息。但事情并没有结束。人群在次日晚上再次聚集起来,同性恋者向人们派发传单,上书“让黑手党和警察滚出同性恋酒吧”,积累了几十年的矛盾终于爆发,游行持续了5天。

  此后,同性恋者不再隐藏他们的声音,他们开始大规模地组织起来,要求合法地位、社会认同和平等。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同性恋解放阵线成立,相似的组织在全球包括加拿大、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荷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继建立。随后,同性恋运动在一些地区取得了成效。很多企业和地方政府都在他们的相关规定中,增加禁止歧视性取向的条文。而在一些地区,对同性恋的暴力被视为是仇恨罪行,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石墙事件至今被视为现代同性恋平等运动的发轫。它所发生的6月,也被全球同性恋者视为同性恋庆典月,称为“骄傲月”。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全球不少城市的同性恋者都会举行“骄傲游行”,像过节一样宣示自己的性取向。

  一个国家,在对待同性恋的态度上,有可能经历革命性的转变。荷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二战期间,荷兰被纳粹德国占领,而纳粹将同性恋者视作有违自然,并加以迫害。战后,荷兰的同性恋者,仍采用集中营里同性恋囚徒佩戴的粉红色三角作为自身的标志。他们成立了一个名为莎士比亚俱乐部的组织,借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对古希腊同性感情的歌咏,宣扬同性之爱。该组织后改名文化与宽容中心。

  面对宗教教派的谴责,中心一方面强调成员要严以律自己,让人们看到同性恋者也和其他人一样,具有相当高的道德水准;另一方面,强调共同抵抗猖獗的艾滋病,以免同性恋社区遭非难。

  1971年,荷兰废除歧视同性恋的相关条例,并形成了类似于美国的“同性恋居住区”。上世纪80年代,颁布未婚伴侣登记法,使包括同性恋伴侣在内的未婚伴侣,享受到类似于异性恋夫妻的平等权利。1998年1月,荷兰的同性恋婚姻被正式合法化,即同性伴侣可以像异性伴侣一样登记结婚。

  在政教分离的国家,传统婚姻在单纯法律意义上就是民事结合,但在某些文化中,传统婚姻除民法地位外,还可能兼具宗教上的意义。在荷兰之前,同为北欧国家的丹麦,在1989年采用的是一种针对同性婚姻的折衷办法:民事结合。这是一个新造的民法术语,该办法主要用于为同性恋伴侣提供与异性恋伴侣相同的权利。法国、瑞典、冰岛、德国、瑞士、新西兰等国家后来均应用此法。

  今天,许多国家已设立反歧视的保护性法律。除荷兰外,西方一些国家也陆续承认同性婚姻或家庭伴侣关系,如较早的北欧国家,较晚的加拿大、西班牙、比利时、美国的一些州如马萨诸塞州和一些城市如旧金山等。不过,西方的一些天主教国家,在关于同性恋的相关立法上,仍受到宗教方面的压力。

  而在阿拉伯国家,同性恋遭到绝对严禁,一旦触犯就可能面临入罪甚至被判死刑。2003年,穆斯林国家曾联合抵制联合国提议的“保护世界同性恋案”获得成功。当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再次提出,要求以联合国的名义对世界各国同性恋者给予法律保护,代表56个伊斯兰国家的伊朗代表、部分非洲和拉美国家代表,以及梵蒂冈发言人提出强烈反对。

  和各国法律相应,世界各方对奥巴马的“言论出柜”态度不一。已经公开表明同性恋身份的德国外交部长吉多·韦斯特韦勒,就对奥巴马的声明表示称赞,他说奥巴马迈出了勇敢的一步;但是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却说,如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案递交澳大利亚议会,她将坚决投票反对。梵蒂冈的大主教马丁在奥巴马表态之后说,天主教会的立场依然非常明确,婚姻必须是一男一女之间的关系。而在埃及开罗,有民众则认为,一个国家的总统支持同性婚姻是错误和糟糕的。

  德国《明镜》评论说,奥巴马再次创造热门话题,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辩论已不单单是“小插曲”,这也引发一场“文化战争”,这里有两党的辩论,也有自由年青一代与传统老一辈的争论。对美国来说,这是深不可测的问题。

  作为西方世界的领袖,美国开启了同性恋平等运动,但与欧洲不少国家相比,仍偏保守。有学者提醒,美国保守势力的强大往往超出外界的想象。如在前年,缅因州政府已经批准允许同性婚姻,但在全民公投时却又被推翻,原因就是保守势力太过强大。

  16年前,共和党占主导地位的美国国会为阻止总统克林顿连任,故意提交一份引发颇多争议的反同性恋婚姻法案。时任总统克林顿,为谋求连任的“保险”考量,签署了界定婚姻存在于异性之间的《维护婚姻法案》。后克林顿曾表露悔意。

  不久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发表了一篇有关美国人权政策的长篇演讲。希拉里强调,同性恋者的权利同妇女的权利和争取种族平等的权利一样,均属普世人权。她还坦言,直到2003年,同性恋行为在美国部分地区还被视为罪行,美国同其他国家一样,在国内保护同性恋者人权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或许,2012年的5月9日将被写进历史。奥巴马的声明立刻得到同性恋群体的热情回应。此番表态90分钟后,奥巴马即获得100万美元同性恋支持者的“献金”。次日,奥巴马参加了一场由好莱坞明星乔治·克鲁尼为其举办的筹款晚会,重申自己的观点。大约有150位明星出席的这场晚会,筹集资金近1500万美元,创下了美国政治史上单场筹款会筹集金额的最高纪录。

  除了竞选经费上的考虑,奥巴马还需要通过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来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由于同性婚姻在年轻人中有相当高的支持率,奥巴马的“挺身而出”,会激发这部分选民的政治参与热情。

  有政情分析指出,奥巴马此举也成功把媒体和选民的注意力,从经济上转移到社会问题上。5月初刚公布的就业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情况前景不容乐观,道指进入5月后连跌两周。选民对经济状况的不满,已经开始在民调上有所体现。一项最新发表的数据显示,竞选对手罗姆尼领先奥巴马高达7个百分点。如果继续在经济议题上发挥,奥巴马恐怕将落后更多。

  当人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认为奥巴马此举完全是为了选票时,将头顶彩虹光环的奥巴马搬上封面的《新闻周刊》却有不同的看法:“在奥巴马心底深处,他与同性恋者在某种意义上是相通的。他来自一个白人单亲家庭。小时候看到关于黑人‘漂白’以求社会认可的文章时,他意识到了自己与家人的不同之处。他希望同性恋者能够获得认可,正如他作为有色人种得到认可一样。”

  1989年,丹麦成为第一个认可同性结合的国家,允许同性伙伴经登记为同性伴侣。

  1994年,“宜家”播放美国一对男同性恋者一起购置家具的电视节目,全国哗然。

  1996年,克林顿总统签署《维护婚姻法案》,联邦政府不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

  1998年,一对男同性恋者向阿拉斯加法院申请登记结婚,阿拉斯加为此修改宪法,禁止同性婚姻。

  2000年,荷兰成为第一个法律许可同性婚姻的国家,同性婚姻家庭享有传统家庭所享有的一切待遇;第一对同性恋者于2001年4月结婚。

  2004年,西班牙政府通过法律,赋予同性伴侣与异性夫妻相同的结婚、离婚和收养孩子的权利。

  2009年,哥伦比亚最高宪法法院裁定同性伴侣应享有与异性伴侣各方面的平等法律权利。

  2010年,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同性婚姻法案正式生效,墨西哥城成为首个承认同性婚姻的拉美城市。

本文链接:http://enveocala.com/baimu/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