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彩牛网免费资料大全 > 拜姆 >

在东莞开出租车的那点事。。。

归档日期:07-19       文本归类:拜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苦笑: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十几个小时的这样,你还会觉得是享受? 还会觉得潇洒吗?

  第二天送个人到汽车总站,在万江总站候车区上来一个老外,六十来岁,满头银发,上来吭吭哧哧的说到石龙金沙湾。我不知道怎么走,硬着头皮跟着辆到石龙的公交车就上路了,谁知公交***兜了好几个镇,等着接老外的翻译在金沙湾急的不得了,在老外的手机上跟我吼:你再不把人送过来,老子就要报警了!

  到了金沙湾,一看表,98元,翻译说最多50块就可以到,我连忙跟他解释,老外那人还挺好的,也没生气,给了我一张大红皮,就拉着翻译走了。

  开出租车整天在路上跑,接触的人纷繁复杂,三教九流无所不包,贩夫走卒应有尽有,其中的感觉,酸辣苦甜都有。

  一三年吧,那天赶上我连班,从早上跑到晚上八点多,在寮步上屯遇三男一女几个年青人拦车,要到松山湖创意生活城。一路几个人也不说话,从松山湖大道途经上底村附近时,后面的美女开口说:师傅,能不能找个地方停一下,我啤酒喝多了,要下去方便一下。

  车子打到辅道上停下来,美女一头钻进了小树林,我旁边副驾驶座上的年青人,拿了把刀指着我,让我把钱和手机掏出来,我把钱和手机给了他,我说:没多少钱,你们拿去喝茶吧,手机不好,你要就把卡给我留下吧!三个家伙也没多说话,拿走钱后,把手机又扔给我,说:不要报警啊!我说:你放心!

  那天在主山,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的从一家电器店出来拦车,问我到厚街华润来回要多少钱?我说一百吧,他说可以,上了车又到一个主山市场旁边的废品收购站拿了几个脏了吧唧的塑料袋放在后备箱里,一路上跟我胡吹神侃,聊了一路。

  到了厚街华润后边一个偏僻的巷子里,他让我把车子停那里,他先过去拿货,几分钟后,他过来说货款没带够,人家不让拿,问我有没有先借他一点。看到我还在犹豫,这孩子就说:你放心,一会回去,到我哥店里连车费一起拿钱给你,你等了一会就多加几十块吧。我那天钱包的钱真不多,算上零钱也就五百多,数给他四百块,他让我多拿点,我说不行,我要留点零钱。

  尼+玛!他拿着钱还在旁边美宜佳店里买了两罐红牛,递给我一罐,让我等一下,他马上就过来。

  不对劲,下去一看,楼前后贯通的,再回来看看他的包,**,就几件破衣服。 又被坑了。。。。。。。。。

  石碣到长安,打表都要一百多块啊!等于送儿子上学了。后来也学乖了,没钱你忘巴蛋说的再天花乱坠,老子也不准你下车,你要么打手机,让人送钱下来,要么手机压在车上,反正老子我再也不上这当了。

  活色生香的就坐在你旁边,触手可及,**!心跳加速有没有?血压上升有没有?肾上腺素激增有没有?可惜,这些统统都是镜花水月,对于我们这些的士佬们来说,只能像女人面对着橱窗里琳琅满目的时装、玻璃柜下面的五光十色的珠宝一样,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据说都转移到临近的其他地方去了,尤其是惠州最多,不过,我现在人早已不在东莞了,对这些也完全没有了兴趣。

  想当年,东莞可是号称享誉世界的“性都”,东莞姐姐们的床上功夫可是誉满全球、冠绝天下,各地.d好色男、登徒子们一时间 纷至沓来、好不热闹,出租车生意也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特别是经过一四年的“扫黄大行动”,波及面很广,许多的行业都不复当年的繁荣了,许多的酒店、休闲场所生意也清谈不少,出租车生意也跟着萧条不少。不过,有些行业还会想起我们这些开出租车的,想让我们帮他们拉客源,三天两头的在加气站派发名片。靠!一拨一拨的发,一个月能收几百张,回扣从原来的五十元,提到现在的二百元,有个酒店更优惠,除了提成之外,送够十个客人,还能额外享受酒店美女的免费服务。

  我一共也没送几个过去,因为我后来基本上全开白班了,而送这些寻欢买笑去找乐子的客人过去,大多是在晚上,白天是极少的。我们公司有个家伙, 一晚上送了六个客人过去,光提成就收了一千多。

  我问她:上哪里?哪知她手伸过来,一把抓住我挂档的手,笑眯眯的说:老板,要不要爽一下?。。。。。。

  **, 我说在鬼不下蛋的地方,怎么半夜三更还有人打车?敢情是干这行的。我说:靠!我踏马想赚你的钱,谁知你还想赚我的钱,下去吧,老子要收工了!

  娘们死乞白赖的就是不下去,手一个劲的往我两腿之间伸过来,这是要给老子挂上前进档啊。

  我说:你再不下去我就给你拉到前面的派出所了,然后一轰油门,这娘们才嘟嘟囔囔的下去,下车了,撂下 一句什么话,我没有听清,估计是骂我“**”或者“有病”之类吧。

  有一回,在上山门那里,拉一个女人到寮步的比华利花园,这女人二十多岁,一路也不怎么说话, 走的环城路,到了地点打表显示是四十二块,女的开口说:我今天去看守所看我男朋友,钱花完了,就剩二十块钱了,真的是没钱了,师傅,要不,你就摸摸吧,说着就把大腿靠了过来。**!我就是胆子再大,小区门口我也下不去手哇!我说,你上车时怎么不说?你走吧,算我倒霉!

  有天夜里两、三点多,在东城酒吧街等客,等的不耐烦,正准备回家睡觉时,歪歪扭扭来了几个人,有男有女,都喝的面红耳赤,拉开车门,把一个女的硬塞进来。一个女孩问她: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车上的女孩显然喝高了,冲他们只摇头说:我没事,你们都走吧!

  我问:去哪里?外面几个人说,你把她送回主山的花样年华,车费给你二十,她喝多了,麻烦你了,师傅!

  **,烂醉如泥的醉汉也不知拉过多少,何况你这 乳臭未干的小娘皮,你就是发起酒疯来,凉也不是老子的对手。

  我扭过脸一看,这才走几步,女孩已经睡着了,头歪靠在车窗上,嘴里还打着不大不小的呼噜,还带着尖利的回声。我看看装束,一身黑吊带配辨不清是白色还是米黄色的短裙,最扎眼的是吊带里呈现的无限春光,沟哇、坎哪,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到了地点,左喊右喊也不醒,睡的跟死猪一般,靠!守着这只妖妖艳艳的醉猫,像捧着个烫手山芋,尽管明白吊带短裙包裹的实体,那手感一定相当不错,却始终不敢把黑手伸过去。但要求对着这直冒热气香喷喷的牛排,还要心如止水、波澜不惊,老子实在做不到。

  情急之下,看到她手里紧攥的手机,拿过来,找了个号码拨过去,第一个没人接,第二个通了,也是女孩,我告诉她:我是出租车司机,你朋友喝醉了,现在在我出租车上走不了,你们快来人帮她弄回去,我守着她快一个小时了。

  女孩说:谢谢你,不过我人在深圳,这样吧,你等一下,我给她别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过去。我说你快点,老子快扛不住了。

  过了一会,电话打过了,那女孩说她朋友马上就过去,她现在就是醒了,也别让她一个人走,麻烦你了。

  那年夏天的某个晚上,从东城的丽阳时代上来个女的,人属于比较正点的美女类型,要到花街十八,拉开车门就直接坐在了后排。没走几步,后面便传来嘤嘤的哭泣声,很压抑,也很悲伤,哭的梨花带雨悲悲切切,把老子哭的心里只发毛,我停下来,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本文链接:http://enveocala.com/baimu/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