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彩牛网免费资料大全 > 拜姆 >

共和国第一税案的抵制诱惑 汕头、普宁税案内幕

归档日期:09-25       文本归类:拜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国务院打击骗取出口退税工作组日前已撤离汕头。经工作组检查认定的汕头、普宁两地犯罪分子伪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7.2万份,虚开金额约323亿元,是号称“共和国第一税案”——金华税案的6倍。

  新华社没有报道的是,自国务院打击骗取出口退税工作组于2000年8月进驻汕头以来,在近500个日日夜夜里,是武警汕头支队在承担着保卫工作组、看押犯罪嫌疑人的特殊而艰巨的任务。

  2000年8月7日,国务院总理办公会议确定成立打击出口骗税领导小组(简称“807”工作组)。也就在“807”工作组成立3天后,国务院领导致电武警部队吴双战司令员要求武警协助。吴司令员直接致电武警广东总队洪少虎总队长,洪总队长又秘密给武警汕头市支队吴庭富支队长下达命令,要求确保“807”工作组行动万无一失!武警汕头市支队接受了这项艰巨而特殊的任务。

  工作组尚未进驻,就发生了一起意外:汕头迎宾馆某楼着火,广东省某单位干部身亡。乌云顿时笼罩在工作组成员的心头,到一个既陌生又复杂的地方来,先碰到了一个下马威,今后工作能否顺利完成?

  汕头这边,武警汕头支队官兵也在紧张地忙碌着。他们火速赶往驻地勘察地形,与工作组领导分析兵力部署。针对工作组驻地靠海,掌握海潮涨退的规律,制定了“朝撤夕留”的站哨方案,为大家服了一颗定心丸。

  2000年8月24日夜,阴霾笼罩着汕头大地,强烈的热带风暴“碧利斯”袭来。由工作组坐镇、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直接指挥的打击增值税发票犯罪的“台风行动”秘密展开了。凌晨3时,支队长吴庭富和政委李远明亲自带领200名武警官兵,配合汕头市公安机关,兵分两路,对潮阳市7个镇制作、贩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窝点进行突击搜查。

  经过3个多小时的连续作战,现场捣毁涉税窝点8个,抓获涉案人员27名,缴获伪造的全国13个省市的增值税专用发票310本计7750套,零散发票2191套,以及半成品假发票3800页和制假工具一批。行动取得圆满成功,公安部专门发来贺电,称赞汕头的突击行动“组织严密,战果显著”。

  同年中秋夜,官兵们又奉命执行“月圆”行动,搜捕涉案在逃重点对象。凌晨3时许,潮阳市峡山镇的一座7层豪宅被严密布控。在中队长李建强的带领下,迅速占领了七楼,控制制高点,其余的人配合民警进行搜捕。突然,六楼一阵响动,李队长闻声追去,见一个黑影正顺着下水道逃窜,便大吼一声,扑向前去。“黑影”被震慑了,乖乖束手就擒。在两英镇,郑中队长带领10名战士对一处住宅进行搜捕后,发现少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便对附近进行拉网式搜索,最终在猪圈里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到凌晨8时许,行动圆满结束,120名官兵共搜查了12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其中重点对象7名。

  除了保卫工作组及配合公安部门行动,武警官兵们还担负着看押犯罪嫌疑人的任务。这些被关押者有的是官员,有的是大老板,身份都很特殊。而官兵们大都来自内地不发达地区,面对着这些工于心计的有权人、有钱人,种种诱惑不约而至。但官兵们都能做到安坐如钟,不为所动。

  看押,一般是一个房间里3个战士负责两个对象。不能看报纸,不能打电线小时,必须注视着对象的一举一动。对于这些年轻的战士来说,无疑是陪着犯罪嫌疑人“坐监”。

  一年多里,看押对象从这里走了一拨又一拨,而官兵们只能一如既往,继续陪新的对象枯坐。甚至有一批兵,直到前不久退伍,还没去过汕头市区,临走前唯一的愿望是能到市区转一圈。

  一年多里,官兵们还抵制住了种种诱惑:支队党委共拒绝以向支队赞助为名的各种拉拢10多次,合计80多万元;官兵拒绝行贿拉拢80多人次,合计金额达200多万元。

  近500天里,从工作组领导到省市领导,从武警总部领导到省总队领导,对武警汕头支队的评价都是8个字:“绝对可靠,绝对信赖”。

  国家使命,第一税案的历史写真(节选)太阳像一团火,发出血色的光芒。云霞簇拥着,翻飞着,像燃烧的舞女,宣示着生命的终极辉煌。苍苍莽莽的群山,带着躁动一天的倦意,静卧在淡淡的雾霭之中……

  小车像一艘飞船,划破金黄色的夕岚,向流沙镇奔驰。坐在箭一般飞奔的车里,会计陈红怜感到有些目眩。她碰了一下公司老板周松青的胳膊,提示道:“慢一点嘛!”

  周松青踏着油门的脚一动不动。他像一个把脑袋拴在裤腰上的摩托“暴走族”,只要一上路,一给油,速度再也降不下来了。周松青喜欢刺激,喜欢让每一个细胞都绷起来的生死时速。他觉得,平平淡淡来一生,不如风风光光活一时。

  天幕低垂,黛色的山峦已经把半个太阳吞噬。周松青富有棱角的脸被夕照切割成阴阳两色,一边如海水,一边似火焰。陈红怜侧目而望,心生一缕恐惧。她不会想到,身旁坐着的这位老板不久后成为国务院总理点名的嫌疑犯,她自己也因参与犯罪将在牢里献出十载青春年华。

  是时,在广东潮汕地区,骗取出口退税已经成了一些政府官员与犯罪分子共同参与的一大“产业”,国家税款被疯狂盗取,当地的经济和税收秩序几近崩溃……

  在这个温湿的骗税土壤中,无数个周松青、陈红怜破土而出,沐着暖阳,浴着雨露,野草般疯长。凭着自己的能耐,周松青敲开了检察院的大门。承包检察院的公司后,“生意”果然做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有了检察院这块金字招牌,周松青的腰杆儿就更硬了。过去,领发票有时会遇到一些麻烦;如今,人家是检察院下属的企业,你还能不放心吗?再说,自己是检察院的人,不像一些个体户,弄不好一天前还在地里干活呢。而自己是拿官饷的,同你们税务干部一样,都是穿制服的。走进税务局,不用再说好话,递笑脸。最多递一些银子,那是有所图的,是吃小亏占大便宜。

  公司的“业务”做了起来,肃穆的检察院大门突然多了进进出出的“生意”人。周松青有孙悟空一样的本领,一眨眼工夫,一家公司就扩展到17家,而且全部办理了工商注册等合法手续。这些公司全在检察院大门内的一个房间里“联合办公”。为了做好“生意”,不让收票地的税务机关怀疑,周松青先后一共刻了528枚公章,印刷厂、机械厂、加油站、医药站各种印章应有尽有,就像孙悟空变戏法,一业成百业,一家变百家,让你看不出破绽,起不了疑心。

  拿检察院的牌子办公司,确实要方便得多。但在这样扎眼的地方“干事”,却不是那么顺手。有的客户一看见检察院大楼门上威严的国徽,手心里冒汗,腿肚子抽筋,生意多少受到一些影响。

  为了把“生意”做得更大,周松青就把公司搬到了城西的一栋二层小楼。离小楼约百米,是一家银行。这也是周松青把办公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小楼一层接待“客人”,洽谈“生意”,周松青花两万元钱,买了一长排皮沙发,墙角放了饮水机,现在做生意都要讲服务,周松青知道这个理。二层是开票的地方,办完手续后,工作人员电话通知二层的会计开票。几个房间的计算机键盘敲得噼啪响,12个会计忙得不亦乐乎,每天要分两次往银行送钱。

  周松青的“生意”如火如荼。他不仅把城西当作据点,而且还分别在大坪、里湖、洪阳三镇的税务分局办理了税务登记,为的是做大“生意”。

  周松青在城区、里湖、洪湖抵扣税款领取发票还算顺畅,但在大坪却遇到了麻烦。原因是发票领得太多。一位发票窗口的管理员对前去领票的会计陈红怜说:“人家几月领一本,多的也就一月领几本,你可好,一领就是十来本、几十本,恨不得拿麻袋来装,那不是明摆着抢钱嘛!”陈红怜心想:“我要是把4个税务局领的票加起来,非得吓你一个跟斗不行。”陈红怜怏怏地走了,挺着胸,抬着头。后来,在法院庭审时,她也是这个姿势走进法庭的,申辩时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是无辜的。只不过前者带着气恼,后者有些佯装。

  陈红怜受挫后,该周松青亲自出马了。周松青揣上两万元钱,带上陈红怜,开上警车,闪着警灯,直奔大坪。大坪为普宁市的西南边陲,离市区流沙镇约百十公里,平常他很少去。上了324国道,他照样把车开得飞快。他问陈红怜:“你说两万块钱够吗?”“应该差不多吧。他什么也没干,不就多给点发票嘛。”“人家这也是资源,靠山吃山嘛。”

  到了大坪税务分局,两人径直来到余小兵的办公室。余小兵的身份是副局长,主持工作。听说一把手因为在经济上手太狠栽了,最近不在岗上。余小兵跷着二郎腿,仰着头,不停地吸烟。一番寒暄后,陈会计见差不多了,就出了门。周松青拿出信封放在余小兵的桌子上,说:“这是点小意思,您买两条烟抽吧。”

  余小兵瞟了一眼桌上的信封,一脸的严肃,说:“咱们都是公事,用不着这样。”说完,把纸包推到了周松青面前。周松青以为是他客气,但一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是真不要。周松青尴尬地走出了办公室,心里骂道:“王八蛋,两万块还嫌少!”

  下一步怎么办呢?苦思冥想一番,周松青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早就在他的视野里,只是这么点小事不该惊动人家,如今大坪这关过不了,就只能请他出山了。这个人在本案中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叫赖春安,是普宁市国税局的一把手。

  周松青来到普宁市国税局,走进赖春安的办公室。赖春安的办公室很大,写字台对着会客室,桌子上放着两部电话,赖春安此时正在接手机。又矮又胖的赖春安抬手示意周松青先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刚落座,就有人端上了茶水。见赖春安接完电话,周松青走过去,坐到写字台前面的椅子上。说了几句话后,周松青就呈上了见面礼,一个大牛皮口袋。赖春安见多识广,掂了掂口袋的分量,微微一笑,就放进了写字台的大抽屉里。周松青心想,局长大人线万元港币呢!周松青见赖局长已经笑纳,就道出了这次拜访的主旨,说自己在大坪遇到了麻烦,要他向余小兵打个招呼。赖春安嗯了一声,表示接受了他的请托。“最近生意怎样呢?”赖春安随口问道。

本文链接:http://enveocala.com/baimu/806.html